巧克力囊腫手術2018之歌

方嘉宏醫師 撰文


        子宮內膜異位症的治療在許多自認為是專家的口中來說, 好像桌上拿柑或是庖丁解牛游一般游有餘仞, 其實就像打土撥鼠一樣永遠打不完,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基本上他就是一個婦科慢性病就好比高血壓糖尿病一樣,雖然可以控制但是說什麼也不會好,更不可能說像是吞下一顆"中國1"仙丹醫後,一切就雲撥見日佛祖乍臨一切妖魔鬼怪立刻消失無蹤,然後就逆轉乾坤回到沒有生病前的樣子,當然就要說來好像他跟癌症一樣都是令人沮喪萬分束手無策,其實倒也不然,這個病它可以從很輕到很重,就如從畫板上的色彩可以唐代之前的淡彩山水畫到顏色艷麗的Cosplay,也就是說它根本可以從不用治療,到必須切腸子切膀胱,甚至要把整個骨盆腔做個諾曼第登入般的悽慘大手術都有可能,當然它的症狀比起治療更富有多變化,所以經常令人莫衷一是,無法拿捏是不是要處理。但是如果沒有這個病,全世界的婦科醫學會議可能要少掉20%

 

       如何處理等等,要談到這個病的起源其實現在的科學家也莫衷一是,產生的理有一大堆,大家接受的就是所謂的經血石逆流說,以及腹腔胚芽細胞化生。這兩個大學說不管是哪一個,其實這個病一旦跑出了子宮內膜他應該在的地方,並不會在別的地方消失,特別是在卵巢以及子宮薦骨韌帶的地方,會聚集成一堆而造成了腫瘤或沾黏,除了會妨害器官跟器官移植之間的界限之外,長入器官組織內造成功能的喪失或是神經的疼痛,所以要處理子宮內膜異位症目前的藥物處理上是沒有辦法一勞永逸的,但是非常多的藥品可以暫時讓它不會繼續成長,目前市場上常見有腦下垂體腺性腺類似物(GnRha)、有賀爾蒙拮抗劑(Gastrione)以及第四代黃體素(Dienogest)這三大種,術後最終治療六個月,這一些其實都是在抑制子宮內膜正的成長,真正要消失除非大範圍根除手術(也沒法100%保證),還是得停經以後女性荷爾蒙變成零才會完全停止生長或萎縮,不然不管妳用什麼藥最後都是可能復發,然後快樂的長回原形。

       第一種是高科技產品一個月皮下注射一次,打在肚皮其實一點都不痛,除了醫生不能到妳家幫妳打外,方便到不行,唯一令人咬牙切齒的是必須自掏腰包跟健保說再見,至於第二種比較令人開心的是,如果有健保不再需付白花花的大銀,而且一個禮拜只要吞兩次,一次一顆,倒也方便了很,可惜天無日日晴季無月月春,天下之事沒有樣樣好的,它令人討厭到不行的副作用就是少部分會發生男性賀爾蒙的症狀,比方說掉頭髮、臉變粗燥、長小鬍子毛、聲音沙啞、胸部變小、屁股變大(粽子型)、長腳毛,倒楣到極點甚至喉結會微凸,看到這裡大家都快嚇昏了,所幸是聲音沙啞無法恢復之外其他都會物歸原主(治療期六個月,恢復期最多十二個月),而且以上的表徵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出現。這兩種的抑制子宮內膜異位症的功能上是不相上下,當然各中的好壞千秋有別,最近一年第四代的黃體素悠然而生,當然它除了在下降經痛上與前兩種療效相當,比較沒有男性賀爾蒙的副作用,所以似乎提供了另一種選擇,不過對於抑制子宮內膜異位症再復發這一道正餐,卻是不見用力著墨。所以似乎要多一點的資料及時間來證明,因為到底使用這種另類選擇的目的是為了要止痛還是阻止病灶的再復發。必須在使用前再想想。要注意的是後兩種雖說有健保給付,但都必須有手術及病理報告,可能健保局無法憑醫師的自由心證來確定診斷。至於說第一種藥物是否健保有可能給付?答案是經過漫長接近30年的民眾與健保局的攻防,答案是不行。理由只有一個,根據民國84年健保法,凡有相同功能性質的藥物著除非有生命安全的重大顧慮,否則因以較低價位的藥物為優先。如此一來私人保險公司也樂不可支的悍然拒絕任何民眾的抗爭與申覆,這就是令人心酸的最終答案。不過換成阿Q的想法,千萬不要認為第一種的藥物就是絕世極品除了高貴豪無缺點,沒有了它從此世界一片黑暗,事實上三劑打下來女性荷爾蒙歸零(因為就是有效),首當其衝的就是四肢骨頭痠痛(輕度暫時性骨質疏鬆),然後就是老公與男友的抱怨連連,因為陰道內膜萎縮讓如膠似漆的人生極樂變成受盡折磨的苦差事(暫時性的陰道萎縮),如有精神不濟者,請在做傻事前,看看說明書,因為六個月期限一到,藥一停,兩個半月後一定100%滿意回春。

.

       當然如必須手術的時機,其實要看它對器官造成的影響及病變,比方說疼痛不已或是造成不孕症,當然對於巧克力囊腫手術附帶的好處是說,可以預防及避免癌症的轉化,因為我們都知道子宮內膜異位症差不多有1%會造成子宮內膜癌。雖說手術是有效治療子宮內膜異位症的好方法,但是由於子宮內膜異位症的變化是像美麗島捷運站上的彩畫一樣多變,根本完全不是工廠製品般的同一規格長相,加上覆蓋在骨盆腔各個器官上的保護色如此隱匿,想要一步登天式的徹底清除手術,那簡直是在夢中緣木求活魚。如果是新手菜鳥醫師來主刀搞不好就像濫竽充數般有做似無做,即便手術結束巧克力囊腫仍然是江山依舊在、水過船無痕,唯一的好處就是因為困難手術加上新手怕怕,手術不求積極徹底但求保平安,所以倒也不會有什麼笑裡藏刀似的併發症突然從天而降。苦的是那些自認為武功高強高人膽大的資深醫師,想要徹底瓦解所有亂七八糟生長的子宮內膜易位瘤,就非把大腸小腸子宮膀胱混雜著輸尿管剝得一清二楚不可。當然大腸小腸膀胱輸尿管其實都是柔軟無比,想要把沾黏的東西從它們身上確實剝離乾淨,就好比企圖把沾著混凝土乾掉的絲巾分離乾淨而且又不能扯破一樣困難。其實只要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在怎麼小心絕對有機會陰溝裡翻船。一旦併發症產生絕對是傷在病人身體,痛在醫師的心頭,尤有甚者倒楣加三級的時候,大腸破掉、大便應聲爆出或是輸尿管斷在子宮下段旁、小便流得滿天飛時,那不只哭笑不得、膽顫心驚可以簡單形容、應該是時間靜止、無法呼吸、大腦一片空白、天旋地轉、渾然不知自己是站著、坐著或是躺著,此情此景非當事人難以窺知一二。至於說大腸破了做人工肛門四到六個月、輸尿管下端破了做經腎臟穿刺做人工尿袋三到六個月,之後再重新做大腸重接或輸尿管重接。聽了保證就算不立刻暈死過去保證也是嚇的屁滾尿流。最深層的恐怖是也不保證開刀會百分之百一定好。所以手術前既不能隨意向上帝釋迦摩尼佛借運氣給自己及手術醫師,也無法確定開刀醫師的選擇最佳,唯一能夠自救得就是千萬不要讓自己對於醫學誤解的貪(認為不去面對就沒事)、嗔(覺得自己判斷最對)、癡(妄想自己會自然好),把早就應該手術的最佳時機,拖到天神共累的困難手術狀態,這真的是大多數手術老手內心深處的由衷之言。

       看到前面那堆快要令人眼珠子掉出來的諸多不愉快,絕對無人能擋,但在真實的世界裡這樣發生的機會還是算少數,所以只要盡早處理,相信都不必逆來順受坦然面對,而是可以輕鬆接受微笑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