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孕症
1.給不孕者的第一封
2018-03-28
撰文:方嘉宏院長

這一封小信,一共寫了十八年,因為門診常常見到前一個是年輕到不行的小鬼來墮胎,下一個則是生育年齡的夫妻來看不孕。這不禁令人覺得天道寧論,有著令人唏噓的感觸。所以雖然改了又改,但是還是決定將之付梓,以減低人世間的痛苦,增加生命的喜悅。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是一個老掉牙不符合潮流的舊思想。這是多少人被束縛在令人頭痛的金箍帽之下,而使人生的樂章無法暢快的吹奏?每當有人祭起「不孕症」三個符咒語,頓時這美好的世界不再有色彩、鳥不語花不香,眼前所見只有一片霧濛濛的灰色憂鬱,耳裡盡是破碎支離的藍調,彷彿泰山壓頂似的心悶,除了盡量閃遠一點外,真的也沒有什麼好解釋。其實生育就是生命最基本的邏輯使命,既無道理可言也沒有什麼偉大的哲學觀,大至恐龍小至蟑螂甚至常常找人類麻煩的病毒,讓下一代可以在自己的生命結束前安全的活下來,超越慾望與生命,也就是說一切的行為與反應,凡與「繁殖下一代」牴觸者一律無效。在動物界我們可以看見許多雌性動物為了保護幼兒不惜與身材懸殊的大型侵略者拚個你死我活,也可以看見雄螳螂為了能交配繁殖下一代,甘願冒著恐被雌螳螂咬斷頭的風險勇往直前令人動容,至於所謂高等動物的人類為了下一代所做的事情真的是繁不及載。

因為眼睛所及大部分的人要生出一個小孩好像是在桌上拿柑一樣的自然,所以說到某某人不孕症就會覺得好可憐,可是一輪到自己就是一副抵死反抗般的否認,殊不知生育的困難與否除少部分先天隱疾與後天手術及發炎外,幾乎全部都是年齡的問題。也就是懷孕這檔事不但是男女不平等而且也僅限於某些年齡之前所應做的事,原古的人(祖先尼安塔人)沒有這個問題,因為平均只活到28、29歲便回歸塵土,15歲即開始懷孕,但是現在的人較長壽,超過了某些時候(一般來說是32足歲起)都有些不等的障礙。只是這種事要叫一般人理解是有困難的,理由是32歲跟34歲的女生依外表分辨是有高度困難的,可是這兩年足以把每個月懷孕率快速下修百分之十(再怎麼年輕每月最高25%),看到這樣的數據怎能叫人不怵目驚心?

不孕症門診看了十數年內心一直有一個感覺,也常跟病人分享「正常年輕的男生與女生連要避孕都是很困難的事情」簡短道盡為何一年以上無法懷孕,真的是有些問題存在,而不是動不動就可以將理由歸咎於什麼太累、太少、時間無法抓的準等等推託之辭。但是藉由與醫師的溝通來了解上帝的秘密,卻也讓自己可以在合理的時間內逆轉勝,求得一子,齊享天倫之樂。如果醫師的積極作為加上高度配合的病人,若非卵巢年齡已老化,只要加上合理的耐心等待,終究90%的人仍可懷孕後把孩子抱回家,另外近10%的人可能必須要接受上帝或神的安排。

治療不孕症最困難的就是理解與相信,第二困難是克服合理的等待失敗,第三困難才是治療過程的配合度。至於說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懷孕、要做幾次才會懷孕以及懷孕後是否可以順利成長,其實這些都不是時常要放在大腦裡面自尋煩惱的原因,因為把複雜的過程留給醫師,把最後的定奪交給上帝或阿彌陀佛,才是面對不孕症的不二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