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乳突病毒(HPV)
04花果山上的祖譜大亂鬥----------談HPV病毒的家族史及分類
2018-03-31
花果山上的祖譜大亂鬥----------談HPV病毒的家族史及分類

HPV感染人類已有很長的歷史,雖然HPV病毒早就橫行遙遠的侏儸紀時代,只不過當時人類要擔心的不是長菜花得憂鬱症或得癌症死掉,而是擔心被恐龍吃掉。據科學家能挖到最早的木乃伊,大約在三千四百年前(1415 to 1340 B.C.)埃及木乃伊國王圖特(Tut)的祖母皇后蒂伊(Tiye)就檢測出有HPV病毒的存在,16世紀(1503-1568)的一個木乃伊交際花瑪莉Mary of Aragon生殖器上的癌症就可以驗出HPV18病毒。上帝絕不是特別只想懲罰埃及人,而是神愛世人,天下為公一視同仁。話說HPV病毒被找到的有2百多種,但其中只有部分會搗蛋,給你難堪(菜花),賜你死亡(癌症),男女平等通通有獎(女是子宮頸癌男是肛門癌,其他還有…族繁不及載)。為了方便判定及預測所以科學家按柯南抓壞人的精神,把HPV眾妖精歸列如下:
HPV病毒雖然按致癌能力有分為
1.  高危險16, 18, 31, 33, 35, 39, 45, 51, 52, 56, 58, 59, 68, 73, 82
2.  中危險26, 53, 66
3.  低危險6, 11, 40, 42, 43, 44, 54, 61, 70, 72, 81, CP6108
 
   子宮頸癌患者常見HPV病毒的型別,依序是16、18、58、31、52;其中16與18型大概佔嚇死人的子宮頸癌70%,可說是HPV中的ISIS,另外6與11型是造成外陰部煩死人的疣(菜花)90%,也可算是HPV中的壞小三(無所不在、春風野火吹又生)。這可說是世人的頭號戰犯。

   人類乳突病毒16和18型比較兇悍感染率最高,人賴乳突病毒的型別與子宮頸癌的病理類型有關,在子宮頸鱗狀上皮細胞癌中人類乳突病毒16占主要地位(51%),而在子宮頸腺狀上皮細胞癌(56%)和子
宮頸腺鱗細胞癌(39%)中人類乳突病毒18占主要地位。不同地區流行的HPV16 型,可因地域不同而演化出不同病毒株。利用基因演化樹可區分出歐洲株(E)、 亞洲株(As)、亞洲-美洲株(AA)、非洲 1 株(Af1)、 41 非洲 2 株(Af2)。 至於HPV病毒引起的肺癌,常見HPV病毒的型別,依序是18、31、45、16。研究顯示分別在17%的歐洲人以及15%美洲人肺癌中可以發現HPV,然而在亞洲人罹患肺癌人中則有35.7%可找到病毒。
 
   肛門及性器官的濕疣(菜花)與HPV第 6及第 11 型相關密切,且極可能屬性交傳染,傳染性強,在性傳播疾病中有重要地位;同時這2型也是 青少年再發性喉乳突瘤病原,可能經由感染產道來傳染。鼻腔的乳突瘤、異生、癌症(HPV第6、11、 57型);口腔的乳頭瘤、濕疣、尋常疣 (HPV第6、11型);口腔的局部表皮增生(HPV第13、32型);唇部疣狀病變(HPV 第 2型);眼結膜乳突瘤(HPV第6、11型)。25-35%口腔癌中可以發現乳突瘤的存在,而HPV-7可常發現在其中。
 
   表皮HPV感染是無所不在的,比方說HPV5就可以長在身上一輩子但是都沒有任何症狀。人類最常見表皮HPV感染是HPV1、2,大約有10%的成年人會有反覆發作的疣。免疫學上對病毒的控制是有屬性的,也就是說感染某一型之後即便有抵抗力(但不保證一定有、一定長久、一定不變),仍然會感染上其他型的HPV。 所有的HPV都會產生疣,其中第27、第57為最主要產生皮膚疣的原因,在正常皮膚上的HPV則是第1、2、63以及第27型。

    學理上不管HPV病毒是哪一型,它們入侵身體的方法以途徑是一樣的。但是簡單來講按令人害怕的程度來講,俗俗分為三種:第一種是如同在下雨的晚上回家時,巷口的垃圾堆突然冒出一大群蟑螂爬滿身一樣最令人驚嚇不已的,它的名字就叫菜花,一般是長在男女性外生殖器但是有些會長入陰道內、子宮頸、尿道、膀胱以及肛門,有時甚至長在口腔及咽喉(因為口交)。第二種就如同在颱風暴雨之中騎摩托車那樣令人忐忑不安,它就叫致癌性的HPV病毒感染,可引起子宮頸癌、陰道外陰癌、肛門癌、喉癌及肺癌。第三種就是如同雨天過後地上的小積水攤,根本一點都不想多看一眼的扁平疣。扁平疣最常發生在手臂、臉部及前額,也特別容易發生在小孩及青少年。免疫功能正常時扁平疣並不會發展成癌症雖然大家聞癌色變。

     可是根據台灣的資料統計,HPV最令人怵目驚心的不是致癌的反而是長菜花。因為只要在門診拿著電燒切除後的病理報告告訴病人說”某某小姐妳得的是菜花,這時約70%馬上上演梨花帶淚般苦旦的劇情,20%病人馬上陷入遭天打雷劈受害者般的木訥(眼淚往肚子流),只有不到10%才會有我早就知道般的鎮定(因為自己就是事主)。還有就是致癌HPV的感染看不見也摸不著,不講也沒人知道,甚至即便有傳染力的帶原者,生殖器外表看起來仍然是光亮平滑。最最糟糕的即便是專業的醫師用放大鏡去看仍然無法去察覺,若是不精準的解釋,往往會讓病人覺得我根本就沒有病,這樣一來往往變成無頭公案,也就是說兩性之間只有被害人沒有加害人。不但一點都解決不了問題,醫生的診斷反而變成提油澆火。生殖器疣發生的高峰年齡,在女性為20出頭,男性則是24-29歲之間,性行為活躍者更是患病的主要族群。很難讓芸芸眾生去相信HPV的感染之容易,雖有如東南亞的A型肝炎一樣鋪天蓋地般的無法預防,可是HPV的感染特別是生殖器附近HPV的感染幾乎與性接觸脫不了關係。(如何傳染請看本文下一回分解3/9)
 
    生殖道HPV是靠親密的性接觸傳染,此一特性使 HPV DNA遺傳密碼與人類血源有密不可分之關係。約在10萬年前即帶著HPV遠 離非洲,經過數萬年的遷徙而散居於世界各洲。病毒的亞型會隨著人類種族的遷徙而傳下去,所以HPV16有兩種就是歐洲型跟非歐洲型,這也是在研究人類學的一個重要的方法。人乳突瘤病毒型別有地理位置的差異。在臺灣的研究也顯示不像西方人主要以HPV16及18型為主的分布,反而是除了16及18兩型外,常以西方世界少見的52、58型的地域性存在。人乳突瘤病毒45型在非洲西部很常見,而人乳突瘤病毒39和59型僅在美洲的中部和南部中出現。台灣之HPV 58及HPV 52之較西方國家為多。 台灣人感染之某些HPV型別雖然在HPV58型的表現與中國人接近,但31型及52型與香港、泰國、菲律賓等東南亞人民在血緣上呈一致性與純正的中國人有所不同;這些結果與馬偕醫院對白血球HLA基因的研究一樣,顯示台灣是人類遷移離開非洲後往北往南兩種不同路徑的交集,也是南島民族的起源。事實上根據台灣的研究單純一種HPV病毒感染是比較少的反而是多種病毒混合感染較多而其中在2006年的研究顯示52及58型感染盛行率比例約40%,16及18型的比例卻只有32%(西方國家約70%),這些都在在說明目前主攻16及18型的疫苗並非為台灣人設計,雖然學理上疫苗在不同型號HPV中大約有70%交叉保護效果,但是以台灣地域性而言更要打折扣。所以施打疫苗之外,定期檢查病毒是否存在加上抹片才是自保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