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乳突病毒(HPV)
11駭客任務中的救世主基努李維------談HPV疫苗如何拯救人類免於癌症
2018-03-31
駭客任務中的救世主基努李維------談HPV疫苗如何拯救人類免於癌症
 
   電影中機器烏賊鋪天蓋地無所不用其極想要破壞進入錫安基地時,裡面的看似銅牆鐵壁的防禦工事根本無法抵擋,於是四面楚歌的喪鐘盪氣迴旋在每個人的心中,坐以待斃的認知已悄悄侵蝕每個人的心靈。這時唯一的希望就寄託在救世主基努李維的身上,希望他可以有史詩般的神蹟,可以向阿基里斯一樣力挽狂瀾將所有的烏賊機器癱瘓掉。使得錫安基地可以不被攻破,永遠平安地存活下來。這個母體所生出的烏賊機器就如同HPV,而救世主基努李維就是HPV疫苗。
 
     子宮頸癌是全球婦女第2大死因,每年奪走逾26.5萬條命。所幸台灣推動子宮頸抹片篩檢後,已退居婦女癌症第6、7位。但是子宮頸癌每年仍然有近1 ,600名新增個案,死亡人數也有約600多人,也就是說台灣每天約有兩人死於子宮頸癌。很遺憾的是,不論衛生單位、醫療院所遍地開花無所不用其極的      努力瘋推廣子宮頸抹片,但是據統計,每年國內做抹片的婦女只有30%。烏呼!
 
   HPV感染後除了破壞宿主細胞外,也可能持續一段長時間,最後導致原本染色體突變堆積變性而致癌,所以即早考慮接種HPV疫苗是個重要的策略。HPV疫苗有別於其他針對病毒DNA或RNA滅菌或減毒的疫苗,不是針對病毒DNA或RNA而是針對病毒的外衣(莢膜蛋白)的成分產生免疫系統的專屬認知,進而維持體液的抗體濃度以及白血球的認識記憶,一但病毒入侵人體就會產生體液及細胞免疫雙重保護,癱瘓病毒使之無法再複製。2005年澳洲科學家發明HPV疫苗。並經證實若能在HPV感染前施打疫苗,使人類產生抗體就能保護免受病毒的感染,也讓癌症沒有產生的機會。所以說HPV疫苗可說是潛在癌症人類的彌賽亞救世主。
 
HPV(human papillomavirus 人類乳突病毒)疫苗、最早稱「子宮頸癌疫苗」(雖然現在已更名為HPV癌症疫苗),問世10多年來。台灣2006年、2008年先後核准「嘉喜」(Gardasil)預防人類乳突病毒6、11、16、18型的「四價疫苗」,及「保蓓」(Cervarix) 預防人類乳突病毒16、18型的「二價疫苗」。最新的一種是九價疫苗(HPV-6、11、16、18、31、33、45、52、58)(GARDASIL9)。2014年12月美國FDA批准九價嘉喜疫苗,成為第二代HPV疫苗,主要是應付第一代疫苗所不能夠保護的其他HPV(31, 33, 45, 52,and 58),約佔感染病人的20% HPV。根據研究結果顯示對於HPV16、18病毒而,四價、九價效果相當,但對於四價無效對九價有效的病毒, 包括HPV31、33、45、52跟58型,九價疫苗可顯著減少子宮頸、外陰或陰道癌症風險。兩價、四價疫苗大約可以涵蓋70%的子宮頸癌病人,但增加到九價,預計可以涵蓋到90%以上。九價疫苗出現子宮頸癌前病變的機會為0.01%,較四價疫苗一組的0.16%低。這三種疫苗都是重組病毒外殼蛋白L1的基因重組疫苗,不含病毒 DNA,能夠讓身體在不發病的情況下誘出體內抗體,以保護身體免於病毒感染。
 
    目前四價疫苗已經擺脫了與兩價疫苗的長期糾纏及捉對廝殺十年(因為廠商不同,互相嫌棄對方抗體濃度較低或是無菜花保護功能),理由是四價疫苗已經進化到九價疫苗,也就是說長期以來被人詬病的…….僅有七成的效果,改為九成的大躍進。主要的理由對於不屬於HPV16、18的交叉保護病毒如HPV31、33、45、52、58,其中HPV52、58而這兩項病毒卻又是在亞洲的台灣人專屬的病毒株(中國大陸株是58,亞洲南島語系株是52),所以對於台灣人口百分之十六是晚近從大陸移民到台灣的族群與原本在地的南島語系發源地的台灣,新的疫苗產生是相對的非常重要。相對於兩價或四價疫苗的最早發明主要是為了白皮膚金髮藍眼的人設計,九價疫苗可以說是考慮到亞洲人而進化設計的。
 
    疫苗在年輕的女孩施打比年輕的女子更能產生有效的保護(因為年紀越小產生的抗體濃度越高比較能持久),英國、瑞士、墨西哥、荷蘭以及魁北克在2014年對於15歲以下的女孩改為兩劑施打(較省錢而且方便)。孕婦及已患子宮頸癌的婦女並不建議施打HPV疫苗,而且施打疫苗期間及之後一個月內不要懷孕;若接種期間懷孕了,因為疫苗的妊娠級數為B級,所以並不需流產,但建議暫停施打疫苗,待生產後再繼續未完成的針劑。哺餵母乳期間,可以接受HPV疫苗接種。已確定患子宮頸癌而不是子宮頸細胞分化不良的婦女並不建議施打HPV疫苗(因為生米煮成熟飯,無法挽救)。
 
    疫苗注射最大的副作用為局部注射部位產生肌肉痠痛、腫脹與紅斑的現象,很少數也可能引起系統性的反應如頭痛、疲勞與發燒等。因為九價疫苗的病毒夾膜蛋白濃度(L1)比四價疫苗濃度高出兩倍多(270微克比120 微克),想像中上產生的肌肉疼痛因比較多,實際統計起來也是如此。 
 
    治療性的疫苗是很多罹患HPV苦主的夢想,它主要是對抗HPV陽性的病人阻止腫瘤的發生,這當然是發展中的下一代科技,也就是所謂的抗毒劑。自古到今對抗病毒本來就比細菌困難,更不用說是直接殺死病毒。目前研究主要針對在控制病毒E6及E7蛋白,用牛的乳突病毒E6及E7的重組用來對抗腫瘤的產生。既然新疫苗的產生,已大致解決下一代的問題,現在也因該馬上替我們這一代已感染的倒楣人士著想。
 
    疫苗的效期一向是大家關心的事,因為總不能像放風箏一樣快樂地升起,不要一下線斷了風箏也飛走了什麼也都沒留下。 HPV疫苗2001年即在北歐進行「哨兵研究」,即以小規模地區進行長期且持續的追蹤,現已過了15年,發現其中最早接種疫苗的小女孩,至今仍具有免疫力,結果頗令人振奮不已。其實你如果相信科學,根據用數學的外推估計疫苗應有35 ~ 50年的保護效果,不過這是指正常人而言,如果因為某某緣故下降了抵抗力就不再此限。
 
    雖然到目前為止只有日本發表過少數嚴重疑似併發症的案例,但是最後日本厚生省與WHO也證實了與疫苗本身無直接關係,而是可能與集體注射行為所產生的集體精神反應有關,WHO在2015年12月17日發布的一份聲明指出,2006年以來有超過2億劑的HPV疫苗在全球施打,至今未發現有任何情形足以改變HPV疫苗的推薦建議。
 
     接種HPV疫苗雖然能減少九成的子宮頸癌風險,HPV疫苗乃用於預防而非治療。定期接受抹片檢查,仍有絕對的必要。理由是因為疫苗都是由病毒的L1外殼蛋白所模擬製造而成,只攻擊病毒之外套膜而不是攻擊病毒之DNA本身,也就是說是阻止病毒的複製及活動,但不是把病毒殺死,一旦因為各種原因導致免疫力降低,前方主力軍不再有戰鬥力阻止病毒的攻擊,後方很快藉會失守。更何況絕對不要忘了全世界能夠產生子宮頸癌的病毒,不是只有九價疫苗中的七種病毒(其他兩種是菜花病毒),就算不計成本的把另外的六種致癌病毒(最常見的子宮頸癌共有13種)加入,再做成更新的疫苗也不能百分之一百降低子宮頸癌,畢竟跟生殖器有關的HPV病毒共有40種, 13種子宮頸致癌病毒以外未表列的病毒,仍有可能以將近10%的比例長出子宮頸癌,只是機會比較小(不起眼的菜花病毒居然就是其中一種,嚇! )。因此儘管新疫苗一炮而紅的發明,子宮頸抹片篩檢老歸老,而且有點討厭(因為要脫褲子上檢查台),仍然需要長期的實施,以確保完全沒有子宮頸癌的威脅。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也就是說HPV病毒,身體的大事,癌症源頭,攸關生死,不可不管。所以古代的作戰專家孫子說:「故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也﹔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絕對不要認為,我家教優良、基因純正、素行良好兼品德端正,HPV病毒絕對不會上我身。重點是,不拘性別,男女一同,隨時讓身體處於最佳狀況,讓HPV病毒毫無機會可乘,才是上上之策。

 本文由方嘉宏醫師撰文----------HPV系列專文(9/9)完結---。
 其他HPV相關文章對發表在本院網址www.cswch.com.tw醫療專區婦科部